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马克龙和默克尔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而导火索

时间:2019-05-11 20:5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www.99hainan.com

核心提示

英国脱欧、贸易谈判、气候变化、经济政策,近来在几乎所有欧盟重大决策问题上,法国和德国之间都存在明显分歧...

英国脱欧、贸易谈判、气候变化、经济政策,近来在几乎所有欧盟重大决策问题上,法国和德国之间都存在明显分歧,而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主席继任者之争则成为了最终引爆矛盾的导火索。

当地时间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罗马尼亚中部城市锡比乌参加欧盟27国非正式峰会时忽然发飙,再次强调反对目前的“领衔候选人”(Spitzenkandidat)制度。

马克龙的这一表态让德方十分尴尬,因为目前最有可能赢得下届欧委会主席一职的正是欧洲议会中的最大政党——欧洲人民党(EPP)主席、德国基社盟(CSU)副主席韦伯(Manfred Weber),韦伯也已经得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公开支持。

法国前外交官和诺(Renaud)曾在欧委会工作,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由于存在“黄背心”运动等情况,法方情况特殊,且马克龙此前一系列同德国政策协同的行为,在国内也有不少批评之声,面对即将来临的欧盟机构选举,法国领导人也不得不有自己的考量。

马克龙和默克尔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而导火索

欧委会主席之争提前打响

马克龙此前就不赞成“领衔候选人”制度,此次他对欧盟其余26国领导人当面说,这个制度不是正确途径。

从2014年以来,欧盟就使用“领衔候选人”制度选出欧委会主席。简单而言,在欧洲议会选举前,各党团都推出自己的欧委会主席“领衔候选人”,选举获胜的最大党团的“领衔候选人”获得欧洲理事会提名,再经由欧洲议会多数票通过后,当选为欧委会主席。不过这一制度本身并未写入《里斯本条约》。换而言之,欧洲议会中最大党团的候选人是否能“自动”获得欧洲理事会提名,并没有法律框架支撑。

现任欧委会主席容克就是“领衔候选人”制度下的胜出者,也是这一制度的忠实支持者。但是,欧盟内部对此方法颇有异议,认为该程序不存在所谓的“自动机制”,马克龙就是该制度的坚决反对者。

当然,要看到的是,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并未加入欧洲议会任何一个党团。也就是说,在欧盟现存的“领衔候选人”制度下,共和国前进党对下任欧委会主席人选没有任何发言权。

马克龙此次指出,欧盟的优先任务是选择出有足够能力的接班人,来同他一起对欧盟进行改革,该继任者一定要能“胜任”。“我们必须选出最好的候选人,而不是达成妥协接受一个不那么好的候选人。”马克龙表示。

当被问及是否支持韦伯时,马克龙表示,他非常尊敬韦伯,但“我不认为我会受到‘领衔候选人’制度的束缚”。

奥地利总理库兹(Sebastian Kurz)也当场表示,“领衔候选人”制度不妥。“很难跟选民说:你们投票吧,之后我们将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作出决定。”库兹指出,他不认为这样的程序是民主的。

卢森堡首相贝特尔(Xavier Bettel)亦称,这样的制度无法与选民建立联系,选民们都不知道谁是“领衔候选人”,又来自哪个党派。

不过,目前各方看好韦伯的原因在于,除了他之外,欧洲议会其他大党并未推出具有竞争力的候选人。

大选当前法德不同步

除“领衔候选人”制度外,近来法德之间对如何处理英国脱欧也争执不下。

4月底,马克龙在一场记者会上公开表示,他对于德国在处理英国脱欧、贸易谈判、气候变化和经济政策方面的方式都不赞同。

具体而言,在英国脱欧问题上,与德国相比,法国希望只给予英国一个短得多的延期选择;在贸易和气候变化问题上,由于美国退出了《巴黎协定》,法国坚持只同签署了该协定的国家进行谈判,而德国则坚持开启美欧贸易谈判,这触怒了法国;在经济政策上,马克龙认为德国已经处于这一轮经济增长周期的末端,德国经济运行的模式同他的设想相反。

德国外交委员会德法关系负责人德美斯梅(Claire Demesmay)指出,马克龙已经不再隐藏他对德国的不耐烦了。“我们已明显进入选举周期和政治竞争之中了。两位领导人遵循两种对立的逻辑,他们需要向公众舆论展示这一点。” 德美斯梅说。

和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前阿尔斯通和西门子铁路机车业务合并的谋划虽然失败了,但法国国内很多人还是批评马克龙“卖国”,认为他跟德国方面走得太近,就更不要提一些法德之间的协同倡议了,目前由于“黄背心”运动的影响,马克龙处理民意问题时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

法国驻华大使黎想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德法关系有特殊性,需要对所有事情进行协调,譬如他每周都要和德国驻华大使见三次面。“我们懂得妥协,有的时候德国不同意,我们会作出让步,有时候德方也会进行让步。”黎想表示,双方还是要相向而行。

责编: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