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体育赛事直播有关版权保护问题的再思考(2)

时间:2019-05-13 11:1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www.99hainan.com

核心提示

其三,认为体育赛事节目符合《著作权法》保护客体的构成要件,可视不同情况,依据《著作权法》分别以口头作品、文字作品、电影作品以及录像制品受...

  其三,认为体育赛事节目符合《著作权法》保护客体的构成要件,可视不同情况,依据《著作权法》分别以口头作品、文字作品、电影作品以及录像制品受到保护。

  观点一:关于“体育赛事节目不构成《著作权法》所定义的作品,不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观点的理由分析。

  持这一观点的人认为体育赛事节目(声像画面)不符合《著作权法》关于作品“独创性”构成要件,以及电影作品“固定”构成要件。

  理由一:体育赛事节目是对赛事本身的忠实记录,是对赛事进程被动选择,且缺乏主导性,所以不具独创性;

  理由二:体育赛事直播过程中,整体比赛画面并未被稳定地固定在有形载体上,其并不能满足电影作品中有关固定的要求。

  理由一分析:首先,对持该观点第一个理由的分析:该理由有3个关键词,“忠实记录”“被动选择”“缺乏主导性”,从而得出“不具独创性”的结论。

  其一,“忠实记录”不具独创性理由混淆了不受版权保护的客观事实与根据客观事实创作作品的关系。我们知道体育赛事是一种竞技活动,与婚庆活动和自然山水一样,其本身并不是版权保护的客体,但是它不排斥人们通过笔、照相和摄像设备,以文字、照片和影像画面的形式反映出来,形成版权意义上的文字作品、摄影作品和电影(类电)作品或者录像制品。比如,桂林山水作为自然景观,不是版权保护的客体,但当某人将相机的镜头对准它并按下快门时所形成的“漓江晨曦”照片,毫无疑问是对自然实景的客观记录,而没有人会以不具独创性为由,怀疑其版权意义上摄影作品的性质;再引申一步,如果手持相机的人将镜头对准桂林山水实景时,不是按下摄影快门,而是启动摄像功能,是不是对桂林山水实景的忠实记录?所形成的“山水相连、竹筏穿梭、鱼鹰戏水、游人欢笑”有伴音和无伴音的“十里画廊”优美影像画面,与前面提到的“漓江晨曦”照片相比,虽然不能武断地说独创性提高了,难道能说其独创性反而更低了吗?前者可作为版权保护的摄影作品,后者就不能成为版权意义上的类电作品或录像制品吗?

  同理,面对正在进行的俄罗斯世界杯足球比赛,体育记者手持摄录像设备,面对同样的比赛场景,分别拍下单幅照片和摄制双方激烈对抗的动态影像画面,其结果是不是与前面列举的桂林山水情形相同呢?照片与影像画面独创性谁高、谁低还需要重新论证吗?面对同样不受版权保护的体育赛事和自然景观,同样以笔、照相和摄像设备,以文字、照片和影像画面形式反映出来,如果前者不属于版权保护的客体,后者则受到版权保护,试问逻辑何在?

  可能有人会说,请不要转移话题,现在是讨论体育赛事节目直播的版权问题,你只字不提直播,却大谈摄影和摄像问题,同样在逻辑上讲不通。说得好,讨论体育赛事节目版权问题是以直播为前提的,离开直播谈体育赛事节目的版权问题,会脱离讨论的主题。但是,笔者在前面“讨论问题的逻辑起点”部分已经专门阐述了“直播”问题。并重点强调其是一种信息传播方式,而包括直播在内的任何传播方式都不可能改变其传播内容的性质。具体讲每一个影像画面的形成,与先制作再传播(录播)或者边制作边传播(直播)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因此,以“忠实记录”之名否定根据不受版权保护体育赛事实景摄制的声像画面的“独创性”是站不住脚的。

  其二,“被动选择”“缺乏主导性”不具独创性理由,是对摄制体育赛事节目(影像画面)重大的误解。来看一个体育竞赛实景直播模拟,即世界体操锦标赛在北京举行,马上将进行男子6个单项决赛,来自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40余名运动员参加角逐,参赛国家和地区经赛事主办方批准(非版权意义的赛事控制权),携带直播设备入场直播比赛实况,他们面对同样的单杠、双杠、跳马、吊环、自由体操、鞍马6个单项平行排列的赛场安排,同样一批参赛的运动员、同样的比赛流程、同样的比赛周边环境,向所在国家和地区的观众直播其制作的比赛进程的现场景象。问题是,这些所有参与直播的传送方所摄制的赛事实景影像画面(体育赛事节目)有没有一个完全相同的?答案非常清楚“没有”。

  为什么面对如此众多的相同条件的现场实景会出现不同的直播结果,其原因是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对体育比赛的欣赏观念和欣赏需求不同,还与6个单项中有没有其运动员参加、其运动员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以及本国(地区)观众更喜欢什么样的比赛花絮等众多因素有关。简言之,“不同”缘于不同的需求所产生的不同选择。在现实生活中,对任何不受版权保护的自然景象和社会活动,人人都有通过笔、照相机、摄影机进行创作和传播的权利(当然有权利不等于有能力)。比如在某体育场正在进行一场开放式的足球比赛,入场的观众人人都可以拿出手机对正在进行的比赛实景进行摄像,其结果肯定是千人百面各不相同,而导致不同结果的原因正是自我主导和自己选择。因此,所谓体育赛事节目摄制是“被动选择”“缺乏主导性”的,进而否定其结果的独创性是一个伪命题,在现实中是根本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