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体育赛事直播有关版权保护问题的再思考(3)

时间:2019-05-13 11:1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www.99hainan.com

核心提示

理由二分析:该理由的核心是指,直播指向的“体育赛事节目”没有固定,不符合电影作品“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的构成要件,所以体育赛事节目(声像画...

  理由二分析:该理由的核心是指,直播指向的“体育赛事节目”没有固定,不符合电影作品“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的构成要件,所以体育赛事节目(声像画面)不构成作品。其实这涉及声像画面摄制与声像画面传送的基本常识问题。

  一般人都知道摄制是传播的前提,是先摄制后传播(也称录播或延时播),还是边摄制边传播(直播),只能反映摄制内容传播信息的时效问题,摄制所产生的声像画面不会因为直播或延时播的传送方式不同而有所改变。而体育赛事直播过程,同时完成了三件事,一是摄,即将实景场面拉入镜头;二是固,即将纳入镜头的画面以数字或模拟信号的方式固定在介质上;三是传,即与现场实景同步将纳入镜头的画面传送出去。笔者可以举出大量的事例证明,电视台或互联网在直播体育赛事过程中已经完成了声像画面的固定。比如羽毛球、排球比赛的鹰眼回放和跳水比赛的慢动作回放,如果没有先前的固定,回放从何而来?持非固定观点的人会说,其强调的是“现场直播过程中,整体比赛画面并未被稳定地固定在有形载体上,其并不能满足电影作品中固定的要求”。

  笔者认为这样的观点更不值得一驳,难道电影作品的固定要件还分局部和整体吗?如果真是这样,不法分子盗用正在拍摄但尚未全部完成的电影作品,并以该电影尚未完成整体的稳定固定为由逃避法律责任吗?笔者认为答案应该是不辩自明的。

  观点二:关于“体育赛事节目不属于《著作权法》明确列举作品种类范畴,不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观点的理由分析。

  持这一观点的人并不否认体育赛事节目的作品属性,但认为它不在《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的作品范畴,因此不应该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理由分析:在分析这一问题前,笔者冒昧地向立法者提一个问题:凡是不在《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范畴的其他各种作品,《著作权法》都不给予保护吗?当然,单凭假设性的提问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回到理性层面,从法律精神和法律逻辑两个层面进行分析,才能找到问题的答案。

  先从法律精神层面看,众所周知作品是版权保护的客体,《伯尔尼公约》第二条受保护的作品规定:“‘文学和艺术作品’是指文字、科学和艺术领域内以任何方法或形式表现的一切产物,诸如……”该公约指南针对该条款作了进一步阐述:“公约首先提出保护文学、科学和艺术领域内的一切产物的总括原则,其次规定作品的表现形式或方法绝不影响对它的保护。”《伯尔尼公约》的这一规定及其指南的阐述,体现了对作品保护的法律精神。中国是该公约的成员国,在作品保护问题上是不是应该遵循国际公约规定这一总括原则?

  再从法律逻辑层面看,不可否认,《著作权法》(本文以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为例)第三条是关于作品范围的规定性条款,该条款采取了列举式立法方式,共列举了9种类型。笔者认为,姑且不说体育赛事直播涉及的语言表达、文字、图片和影像画面属不属于该条规定的9类作品范畴,即使不在其中,也不能简单地认为其不受《著作权法》保护。因为我国现行《著作权法》涉及作品保护的条款不是只有第三条,而是有由多个条款组成并相互关联的比较完备的逻辑体系。《著作权法》第二条明确规定:“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不论是否发表,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该条是《著作权法》对作品享有著作权的定性性规定,旗帜鲜明地表明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的作品依本法享有著作权。第三条仅仅是对作品形态的列举,而不应该理解为不受《著作权法》保护作品的排除。对不受《著作权法》保护作品的排除,在第三条之后的第四、五条作出了明确的专门规定。第四条之一款规定:“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不受本法保护。”第五条进一步规定:“本法不适用于(一)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官方正式译文;(二)时事新闻;(三)历法、数表、通用表格和公式”三种情形。该条规定的不受著作权保护的情形并不包括未列入第三条作品范围的作品。如果非要说未列入第三条作品范围的作品不受著作权保护,那么第五条就应该再增加“本法第三条未列举的其他作品”款项。因此,从《著作权法》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条等条款内在关联看,将未列入第三条作品范围的作品排除在《著作权法》保护之外是不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