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体育赛事直播有关版权保护问题的再思考(4)

时间:2019-05-13 11:1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www.99hainan.com

核心提示

观点三:关于“体育赛事节目,符合著作权法保护客体的构成要件,可视不同情况,依据《著作权法》分别以口头作品、文字作品、电影作品以及录像制品...

  观点三:关于“体育赛事节目,符合著作权法保护客体的构成要件,可视不同情况,依据《著作权法》分别以口头作品、文字作品、电影作品以及录像制品受到保护”的观点分析。

  理由分析:笔者是赞同这一观点的,理由在分析前两种观点时多少已经提到,在此不再重复。笔者想表达的是,体育赛事直播由来已久,不是互联网的产物。众所周知,上世纪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期,分别由汪家伟和孙晋芳领衔的中国男女排强势崛起,深受国人追捧,大家都想一睹其风采,但限于当时电视还不普及,网络尚未出现,大多数国人只有通过广播传递出的声音欣赏比赛的实况,宋世雄则用其妙语连珠的现场讲解,将比赛场景生动地展现给听众,弥补了人们不能亲临现场观看比赛的遗憾。笔者相信,大家不会质疑宋世雄与比赛同时长的精彩直播语言表达是口头作品。后来出现了电视直播和网络直播,今天只要打开各大门户网站的体育栏目,都能找到正在进行的或NBA、或中超、或意甲、或温网等赛事的图文现场直播,人们也不会怀疑其直播的与赛事实景相匹配的“文字与图片”的作品属性。

  但为什么针对同为网络直播内容的声像画面,就能以“忠实记录”“被动选择”“缺乏主导性”为由否定其独创性呢?为什么持不同观点的人在这一问题上会争议不休呢?其实要解决网络直播体育赛事节目是否具有独创性这一问题并不难。笔者赞同“在事实面前,任何辩解都是苍白的”这个道理,只需大家暂时放下争论,争议双方都扛上一台摄像机,到一个开放的比赛现场做一次现场直播的尝试,如果双方直播的赛事影像画面都是相同的,那就证明持“忠实记录”“被动选择”“缺乏主导性”观点的人是正确的,反之,则是不正确的,所谓“忠实记录”“被动选择”“缺乏主导性”导致体育赛事节目不具独创性就是一个伪命题。

  建议完善法律法规,化解意见分歧

  有言道:“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不同的问题存在不同的看法是十分正常的。但在体育赛事节目有关版权的问题上则不能,因为它涉及法律问题,法律问题是严肃的,事关社会公平正义,不正确的法律解读运用到司法实践中,就可能伤及无辜。

  当然,现在不同的人对体育赛事节目有关版权问题存在不同的认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出现这一现象,不是参与该问题讨论的人在认知上出了问题,而是现行版权法律制度不周延、不科学引起的。比如《著作权法》第三条应该是作品范畴而非范围的规定,在实际立法中采取了列举的方式。立法者非常清楚,任何列举方式都不可能穷尽作品的范畴,为了防止遗漏,需要在列举的同时备以兜底条款。但在实际立法过程中,不知是出于经验不足,还是大意疏忽,将本该表述为“其他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的第九项属于兜底性质的规定,表述为“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

  这种差异,将本属于“范畴性”的规定变成了“范围性”的规定,也就给人们将不在该条规定范围内一切其他作品不受《著作权法》保护提供了解读的空间。再比如,《著作权法》在规定保护客体时,分别在著作权和相关权中规定了“电影作品”和“录像制品”,并在其实施条例中将两者分别定义为“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和“电影作品和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以外的任何有伴音或无伴音的连续相关形象、图像的录制品”。

  将两个定义相比较,除了强调摄制方式不同和使用名称有区别外,其内容本身无实质差别。比如体育赛事节目(声像画面部分)都能满足“介质固定、有伴音无伴音面画、放映传播”的电影作品要件,以及“有伴音无伴音面画连续相关形象、图像”的录像制品要件。在实践中,将体育赛事节目(声像画面部分)往那里归,不同意将其归为电影作品的人,只能在录像制品定义中“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以外”的表述上做文章。对于什么叫“以外”,法律没有做出解释,那么人们就可以自由解读,并把它作为将体育赛事节目(声像画面部分)挡在作品范畴之外的理由。而主张体育赛事节目(声像画面部分)是作品的人,则以其符合作品构成要件相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