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发现文旅好内容 | 光影互动类产品走红 又一家沉浸式娱乐公司打算全国布局

时间:2019-05-10 11:40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www.99hainan.com

核心提示

发现文旅好内容 | 光影互动类产品走红 又一家沉浸式娱乐公司打算全国布局-新闻频道-和讯网...

  编者按:审视当下,文旅目的地发展正不断面对新挑战,景区门票经济迎来拐点、旅游者消费需求分层、旅游产品同质化竞争激烈。新型体验项目成为目的地转型升级所亟需,专注于提供消费内容的强运营型公司正迎来发展契机。

  为此新旅界推出“文旅目的地100家好内容公司”系列报道,致力于挖掘可以落地文旅目的地的好内容、新玩法、好IP,并搭建内容公司与目的地的合作对接渠道。我们将通过广泛的采访与实地调研,积累内容信息,筛选出优质企业,以约每周一篇的频率进行持续报道,为文旅目的地实现二次增长赋能。

  本文为“文旅目的地100家好内容公司”系列报道第二篇。

发现文旅好内容 | 光影互动类产品走红 又一家沉浸式娱乐公司打算全国布局

  杭州天迈的总部位于杭州创意设计中心,一个和北京798艺术中心颇为类似的园区,艺术氛围浓郁是访客最直观的感受。在这里办公的企业,多少也都与艺术有些关系。

  作为一家深耕智慧文旅行业多年的科技型企业,2017年起,杭州天迈开始进军光影、全息领域,希望用科技串联起旅游和文化、艺术,通过光影互动技术创造一种沉浸式互动体验空间,给游客不同以往的观赏体验。

  涉足光影领域的故事,要从2017年的TeamLab未来游乐园杭州站说起。

  结缘TeamLab未来游乐园

  TeamLab未来游乐园出自日本新媒体艺术团体TeamLab,一个由程序员、数学家、CG动画师、音乐人等数百位不同领域人士组成的团队。

  2017年TeamLab首次在北京亮相,名为“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的主题展令不少人眼前一亮,众多年轻人慕名前来体验,参观人次达到30万之多。

  展览中最受欢迎的作品是“Flower Forest, Lost and Immersed”,在全黑的镜面空间内呈现出了一整片虚拟花海。向日葵、樱花、牡丹等花卉会伴随人的移动盛开、聚拢又凋谢。

发现文旅好内容 | 光影互动类产品走红 又一家沉浸式娱乐公司打算全国布局

  Flower Forest, Lost and Immersed

发现文旅好内容 | 光影互动类产品走红 又一家沉浸式娱乐公司打算全国布局

  Teamlab未来游乐园杭州站

  杭州天迈嗅到了商机。2017年底,杭州天迈专门成立控股子公司奥格威,斥资千万将Teamlab未来游乐园落地到杭州和南京,市场反馈很好,杭州天迈创始人、董事长吕剑彪觉得这种新的艺术形式在中国有市场,但如果要落地到景区,需要与在地文化相结合,于是开始着手研发自己的产品—奇境乐园。

  自有产品雏形初现

  经过半年的准备,杭州天迈自主打造的第一个奇境乐园项目于2018年7月1日在安吉Hellokitty主题乐园开业,为期3个多月的奇境乐园临展,利用投影技术、体感技术、AR技术等打造出诸多奇幻场景,例如游着小鱼、小蟹和乌龟的“奇境沙池”,可以开出花朵的“魔幻滑梯”等。

发现文旅好内容 | 光影互动类产品走红 又一家沉浸式娱乐公司打算全国布局

  奇境乐园

  尽管是从Teamlab未来游乐园获得启发,但是吕剑彪表示,奇境乐园与Teamlab未来游乐园相比有诸多不同,在可玩性和互动性上有所加强,更适合亲子市场。

  “根据实际运营数据来看,运营五个月就能收回基础的成本,目前我们正筹备在全国持续落地。”吕剑彪说。

  除了奇境乐园外,杭州天迈的“奇境家族”也在不停地扩张。目前,杭州天迈旗下共拥有亲子类光影互动品牌奇境乐园、奇境海洋,还有适用于舞台演艺的全息剧场。这其中,奇境海洋是以海洋为主题的场景科技系列产品,同样依托于互动投影、人体感应等技术。全息剧场演艺则是利用全息技术来做演艺或者“秀”,通过投影或者LED的方式在全息的成像介质上来再现真假难辨的演艺场景。

发现文旅好内容 | 光影互动类产品走红 又一家沉浸式娱乐公司打算全国布局

  奇境海洋

  除此之外,杭州天迈还在为景区做体验项目升级的定制,例如位于西塘的“爱情地标”五姑娘主题公园的樱花大道,利用了“人体感应+地面光影互动+投影拼接融合”等“黑科技”,步入其中,千朵樱花竞相绽放,潺潺的水流在脚下蜿蜒,纷纷扬扬的花瓣随着脚步一路相随。

发现文旅好内容 | 光影互动类产品走红 又一家沉浸式娱乐公司打算全国布局

  西塘樱花大道

  据吕剑彪介绍,奇境乐园的资金投入大约是300万元左右,5-7个月就可以收回成本。而全息剧场的投入相对比较大,需要1000万元起,收回成本大约需要2年,但是后续运营成本较低,每年大约不超过200万元,对标维持一支演艺团队的费用,这个数字并不高。